肝病

临床肝胆病杂志:酒精性肝纤维化的血清标志物

作者:佚名 来源:临床肝胆病杂志 日期:2018-03-22
导读

         目前还未形成一个独立的实验室检验体系用于鉴别诊断酒精性肝病(ALD),但在ALD患者中表现出一系列异常实验室指标,这些指标结合饮酒史可以来辅助诊断ALD,在明确ALD基础上,临床综合肝纤维化四项进一步诊断酒精性肝纤维化。随着无创检测技术发展,近几年来新发现的肝纤维化标志物也在不断涌现,例如人类软骨糖蛋白(YKL-40)、高尔基体蛋白73(GP73)和血清多花紫藤凝集素阳性巨噬细胞结合蛋白(WFA+-M2BP)等。

关键字:  酒精性肝纤维化 

        目前还未形成一个独立的实验室检验体系用于鉴别诊断酒精性肝病(ALD),但在ALD患者中表现出一系列异常实验室指标,这些指标结合饮酒史可以来辅助诊断ALD,在明确ALD基础上,临床综合肝纤维化四项进一步诊断酒精性肝纤维化。随着无创检测技术发展,近几年来新发现的肝纤维化标志物也在不断涌现,例如人类软骨糖蛋白(YKL-40)、高尔基体蛋白73(GP73)和血清多花紫藤凝集素阳性巨噬细胞结合蛋白(WFA+-M2BP)等。

        酒精性肝病实验室指标

        AST/ALT

        AST是一种线粒体酶,乙醇代谢过程中可导致氧化应激和脂质过氧化反应的发生,进而损坏线粒体,导致血清AST升高,此外,慢性乙醇中毒使得磷酸吡哆醇缺乏,进一步导致AST升高,AST/ALT增加。

        AST/ALT在非ALD中通常<1,当>2时则预测ALD更有价值,因此可以利用两者的比率区别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(NAFLD)和ALD。

        新指数ANI(即ALD/NAFLD指数),将AST/ALT作为一种评估因子,亦是用来提高ALD与NAFLD鉴别的准确性,以上提示二者比值可用来鉴别ALD和非ALD,从而协助诊断ALD。

        GGT

        GGT在其他病因导致的肝损伤中也会升高,包括慢性常见肝病、自身免疫性肝病和药物损伤性肝病等。

        有学者发现不同片段的GGT如s-ggt/t-ggt比值ALD均明显高于NAFLD,且f-ggt/t-ggt比值低于NAFLD,NAFLD患者与ALD患者血清s-ggt/f-ggt比率存在显著的差异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直以来GGT在诊断ALD方面是应用最广泛的生化指标,但由于缺乏特异性,无法作为独立判定指标。现发现的GGT不同片段的组合有可能成为ALD与NAFLD的鉴别诊断手段,为ALD实验室检查找到了新的突破口。

        CDT

        对于ALD诊断,CDT与其他酒精实验室指标相比敏感性最高,其次是GGT,但GGT在一些其他慢性肝病中也能升高,可能会增加假阴性率;相比平均红细胞体积和AST/ALT,CDT水平除了重度饮酒外很少受其他肝脏疾病以及药物的影响,因此CDT在检测过度饮酒时是一种较好的标志物,同时其也被用来鉴别ALD与其他病因肝病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外,当CDT与GGT两者联合时可以增加ALD诊断的敏感性,为识别过度饮酒和对戒酒的监控提供了一定的价值。

        肝纤维化指标

        PCⅢ

        PCⅢ反映肝内Ⅲ型胶原合成,血清含量水平随肝纤维化及炎症的进程呈现出逐渐升高的趋势,而且在不同时期的肝纤维化进展中存在差异,说明在一定程度上PCⅢ可以提示肝纤维化的活动程度。

        PCⅢ血清含量与肝纤维化程度一致,一直以来在检验纤维化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。

        HA

        肝损伤时,血清HA水平相应升高;肝纤维化时明显优于PCⅢ、LN、CⅣ,并与肝纤维化严重程度紧密相关。

        HA可作为肝纤维化的一项临床指标,相比无肝硬化酒精肝患者和非酒精性肝硬化患者,HA在酒精性肝硬化患者明显升高,说明HA在酒精性肝纤维化中的诊断价值仍很大。

        HA在对预估中期酒精性肝纤维化和判断ALD的形态学改变方面也是很好的预测指标。

        YKL-40

        YKL-40在酒精性肝纤维化检测中有较好的特异性。YKL-40血清变化与肝纤维化有关,并且血清YKL-40较高水平的患者相比正常血清水平的患者有较差的预后。

        GP73

        GP73血清学水平与肝脏硬度呈正相关,与肝损伤的严重程度紧密相关,当患者的ALT值正常时,其可能作为检测乙型肝炎进程的一种有效的炎症标志物。

        GP73在检测ALD中有较高的特异性,但在酒精性肝纤维化分期中GP73的具体诊断价值研究并不充分,还需要进一步探索。

        WFA+-M2BP

        WFA+-M2BP可作为非侵入性检测肝纤维化或肝硬化的新型血清标志物,并且WFA+-M2BP用于诊断肝纤维化疾病进展过程具有误差相对较小、准确性高、受其他因素影响较少的特点。此外,WFA+-M2BP或许在肝纤维化进程中可以起到一定的监控和辅助作用。

        Mac-2可为评估肝脏病变提供一定价值,M2BP预测早期纤维化较好。由此可见Mac-2作为新发现的指标,在肝病中的研究价值确实较高,然而关于WFA+-M2BP检测酒精性肝纤维化分级方面的研究较少,需要进一步挖掘两者的关联。

        酒精性肝纤维化数学诊断模型

        目前已有多个肝纤维化的无创诊断模型,联合检测可作为肝脏疾病严重程度的有效指标,主要介绍目前广泛研究的两大肝纤维化数学模型,包括FibroTest指数和Fibrometer模型。

        FibroTest指数

        FibroTest包括α2-巨球蛋白(α2-MG)、肝结合珠蛋白、TBil、载脂蛋白A1(ApoA1)、GGT,并结合患者的年龄和性别计算出FibroTest值进行分级。

        FibroTest应用于各种原因所导致的肝纤维化,慢性肝炎时胆红素、GGT增加;纤维化时α2-MG血清浓度升高,肝细胞生长因子刺激α2-MG的合成,而使结合珠蛋白的合成减少;纤维化时血清ApoA1下降。

        FibroTest不仅在乙型肝炎,而且在酒精性肝纤维化中也具有较好的诊断价值。与瞬时弹性记录仪(TE)联合检测能更准确地评估慢性乙型肝炎患者是否有显著性肝纤维化,提高诊断的特异度和准确度。

        Fibrometer诊断模型

        Fibrometer是根据不同的肝病情况建立的不同模型。一是病毒性肝炎模型,包括PLT、凝血酶原指数(PI)、AST、α2-MG、血清肌酐、HA和年龄7个参数;另一个是ALD模型,其公式为:-0.169 PI(%)+0015α2-MG(mg/dl)+0.032 HA(μg/L)-0.140年龄(岁)+16.541。

        相比APRI和FibroTest,该模型对酒精性肝纤维化的诊断可能具有更高的价值。

        Fibrometer与影像学瞬时弹性成像结合形成新型的体系,在F2-4及F3-4纤维化程度中不仅有着重要的分级作用,而且还提高了阳性预测价值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一系列血清学非侵入性诊断方法的出现,相比病理检查,取材更方便、价格实惠,使血清学指标在诊断酒精性肝纤维化、观测肝纤维化进展程度的价值得到了较大的提高。酒精性肝纤维化新的血清学指标的不断研究和发展,为ALD的诊断和预后评估提供了帮助。

        原始出处:

        张艳芳, 黄晶。酒精性肝纤维化的血清标志物研究进展[J]。 临床肝胆病杂志, 2018, 34(3): 623-626。

分享:

评论

我要跟帖
发表
回复 小鸭梨
发表

copyright©医学论坛网 版权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复制、转载或镜像 京ICP证12039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1486号

京卫网审[2013]第0193号

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:(京)-经营性-2012-0005

//站内统计 //百度统计 //站长统计
*我要反馈: 姓    名: 邮    箱: